顶点小说 - 历史小说 - 红楼:开局庶子,嫂嫂请自重!在线阅读 - 第八十二章:好玩不过嫂子

第八十二章:好玩不过嫂子

        略一思量。

        贾琮便有了计策,笑道:“不如,瑞大哥先到我院里坐坐。

        学里太爷还是小弟蒙师,对小弟帮助良多。

        此番,我也正好尽些兄弟情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贾瑞本想拒绝,毕竟他心里有鬼。

        却见贾琮干咳一声,随即使了个男人都懂的眼神儿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意思好像是:“想吃饺子吗?来,我给你指条明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贾瑞眼睛一亮,然后一脸坏笑、兴奋地搓着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啧,不想琮兄弟也是同道中人!

        既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咱们兄弟不妨叙叙旧!探讨探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贾琮的小院位于三春倒坐抱厦的斜对面、李纨房的南面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王熙凤原先的院子在西路,与李纨房在同一条平行线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故此。

        贾琮、贾瑞从南北宽夹道走百步路就可到达。

        匪鉴阁的书房。

        贾芸不敢多做停留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大宅院里丫鬟多,一杯茶喝完他便向小红告辞。

        小红作为家生女儿,父母的耳濡目染之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初来几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时便寻机会给贾琮端茶送水、搭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她娘亲传授给她的“宅斗宝典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水平实在有限。

        琮三爷并没有对她产生出多少兴趣。

        再有一个晴雯不时地冷嘲热讽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......上攀的心思就淡漠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来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芸二爷似乎还不错,林红玉犹豫一会,眼神一瞟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贾芸起身告退前,故意丢下一块帕子才匆匆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贾芸微微一怔,目送着那道较好的身姿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是个笨人,知道此意何为。

        略一纠结,察看左右无人,方才捡起手帕。

        凑到鼻端闻了闻,瞅瞅小红消失的方向。

        放佛空气中还残留着,少女淡淡的清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琮三叔单独让小红姑娘留下招待,莫非竟是有意......?”

        忽然联想到此关,贾芸不由得心下一喜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无其事地将那块秀帕放进袖子,才跟着迈步脚走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贾琮、贾瑞后脚又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贾琮叫晴雯出来端茶倒水。

        贾瑞不着痕迹地瞥了眼晴雯身材美貌。

        吃味地暗叹:“我怎就没这般红袖添香的福气?

        也就家中祖母那有个粗使丫头,看着都不入眼......

        琮兄弟小小年纪便考中秀才,没准在外面厮混过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便看看他有什么法子教我。

        听说琏二嫂子是个厉害人,我看却是温柔风骚得很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支使晴雯进西厢里间。

        贾琮铺纸、磨墨,放低声音道:“瑞大哥,你不在府中常走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嫂子、姐妹们的规矩,要干这事儿。

        势必先写一封书信致意才好,琏二嫂子才会静极思动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面说开不好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贾瑞眉头一皱,不理解其中妙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见他这副只顾精虫上脑,活脱一个大直闷骚男的作死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贾琮暗觉好笑,摇摇头道:“如今琏二嫂子不住西路,搬回大老爷的东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边人多嘴杂,不比在这边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琏二哥时常出去,她一人和几个丫头在家。

        现下可是有大老爷、大太太的人看着呢,你如何得逞?”

        贾瑞这人实在是够愚蠢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懂荣国府这里的许多事情,所以对贾琮也半信半疑。

        原著之中,王熙凤随便使出将计就计之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就上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贾瑞满脑子都是那事,如何能看得清王熙凤的险恶?

        而且他对王熙凤根本不了解,所以贾琮也好蒙骗、利用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再有一层。

        姑且不说王熙凤敢不敢做不顾贞洁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王熙凤想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她的眼高于顶的心性。

        又怎会看得上贾瑞这条满脑子只知求欢地畜狗?

        要论贾府族人的容貌风情,贾蔷都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。

        王熙凤对贾琏还是忠贞的,只是性格太过强势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封建社会一妻多妾的制度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王熙凤恶毒的妒忌心,不能容人,夫妻感情注定不长远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件事对贾琮来说,不过小小的一步棋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王熙凤之所以屡屡和他交锋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;就是大房的利益!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律法规定由儿子均分继承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宗族的事情,往往父母、祖父母说了算。

        往往不会诉诸律法,而是内部处理。

        贾琮越来越得父母心,老太太能活几十年?

        她能眼看着坐视不管?

        但凡涉及利益问题,王熙凤就不惜赶尽杀绝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尤二姐怀了男婴,她机关算尽。

        母子双杀,便是涉及到这种问题......

        第二;乃是去年的嫌隙积累成怨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三;则是她妇道人家的闲气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其实贾琮哪里想和她争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这女人自以为是地发难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贾琮虽不能估测王熙凤有何预谋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功名。

        难保王熙凤会在此入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不能肯定这个嫂子要干什么,也可以先下手为强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小整她一把......

        由于王子腾是四大家族的顶梁柱。

        王熙凤这时离彻底除掉还有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。

        贾琮便只能加快贾琏、王熙凤夫妻反目的进程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就算他不这么做。

        贾琏、王熙凤也迟早分崩离析,那他就加一把火吧!

        听完贾琮的解释和计划。

        贾瑞这厮又是心痒难耐,又是猥琐,断断续续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琏二嫂子还通文墨么?

        这信是要我来写么?

        果真大事可期?”

        贾琮笑着点头:“瑞大哥有所不知,两府的几个嫂子都是极有些学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何况琏二嫂子以前管家、看账,怎会没一点学识?

        瑞大哥想要促成此事,我最了解不过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女人都是不能明说的,必须得用文不可武。

        书信我念,你来写。

        瑞大哥也是族学待过的,我的字迹他们认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贾瑞听完也觉深以为然,毕竟贾琮现在是秀才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法子指定不会差。

        贾琮说什么,他就写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贾瑞即便文不成武不就。

        却有一个严厉的教书祖父,字迹还是能入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贾琮为何如此做?

        目的是为了让贾琏看见,而不是王熙凤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贾琏又如何能看见?

        这其中自然需要秋桐的枕头风、加火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书信我让秋桐去传,瑞大哥放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成与不成,三天之内我必有答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贾琮郑重其事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贾瑞感激不尽,拱手拜谢:“琮兄弟之情,大哥实在无以为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二人又再闲聊了会,贾瑞方才洋洋自喜地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    贾琮把书信交给秋桐,陈以利害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秋桐秘密做了一番事宜,贾琮便出府去了秦家。

        小院东厢房。

        贾琏一脸食髓知味,今儿又来与秋桐秘密私会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真别有一番风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根据贾琏、贾琮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无论贾赦、薛蟠的赌注谁赢谁输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他们皆会想方设法把秋桐送到贾琏房中。

        秋桐是个嚣张的,就以此为着眼点。

        视自己为贾琏姬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慵懒地靠在贾琏怀中,幽幽道:“今儿大太太叫我回话,问琮三爷这边的情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贾琏有些疲惫地闭眼休息,心不在焉的听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秋桐不再拐弯抹角,索性咬牙道:“琏二爷,不是我爱拈酸吃醋。

        回话大太太之后,我去了琏二奶奶房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却恰巧看见了一样不好的东西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    贾琏一听果真来了几分兴趣:他第一反应以为是钱。

        贾琏不是没钱,只是花钱如流水,不会节俭。

        王熙凤是会收敛钱财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老婆一直藏着的金银财宝、嫁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早感兴趣已久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能得到,不就能出去好好花天酒地?

        醉生梦死了?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瞅了几眼,是几句情话......”秋桐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情话!怕是笑话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贾琏起初还不在意,忽然脸色阴沉:“你当真看清了?

        是谁写的?

        难道她敢不守妇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就认清一个‘瑞’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秋桐暗暗得意,挤掉了王熙凤,将来自己不就有机会扶正了?

        琮三爷这计策真是高明!

        “瑞?”

        贾琏辗转反侧,思来想去,除了贾瑞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个贾府还能有哪个瑞?

        难道......?

        真真是岂有此理!

        贾琏不敢继续想下去,勃然大怒:“那封信在哪?

        待我得到了,定要她好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里间炕桌的两片花样子底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秋桐急忙拉住贾琏,幽怨道:“二爷,你恐怕得赶紧回去抓住,我回来时。

        琏二奶奶、平儿刚出门伺候大太太了,应该来得及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。

        二爷切忌不可先露了马脚,二爷只拿话问她:可见过瑞大爷?

        看她脸色,一眼便能问出真假。

        否则一时急躁,她反而疑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这么说,你这么做,也能证明不是我或者他人陷害.....

        一切自由二爷慧眼断定!”

        秋桐哪里有这个脑子?

        她要是有这脑子后来也不会被王熙凤利用而不自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话,当然是贾琮教她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秋桐为什么听贾琼的?

        很简单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涉及到秋桐将来的利益,环环相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的也是,且待我回去仔细查问,真真假假便知,若是真的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贾琏沉吟一会,摸了摸头,只觉脑袋上戴了顶沉重地帽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像是孙悟空的紧箍咒,直闹得人又怕又恨。

        怒不可遏!

        奇耻大辱!

        有些男人喜欢拉风尘女子上岸。

        拖良家妇女下水!

        但是他们和所有男人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绝不能容忍一件事:红杏出墙。

        琏二爷无疑属于这两者兼备的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捏住从里间炕桌上的两块花样子底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揪出来的“贾瑞情书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贾琏靠在脑搭交椅上,跷着二郎腿。

        二十几岁的英俊面容,阴沉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    望着穿衣镜里面,自个儿的头巾。

        仿佛都是“春风又绿江南岸”。

        绿油油的一片蒙古草原。

        贾琏现在是一座濒临爆发的火山,他很想抽刀子杀了那个贱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理智尚在,仅凭一封书信还无法下定论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切得由他亲自去审问之。

        等王熙凤、平儿从大太太邢夫人那里请安伺候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贾琏果然依秋桐之言,不急于发怒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心里也是想着先问明白为好。

        王熙凤也没看出什么不对劲,仍旧是以往那般坦荡、自傲的姿态。

        夫妻两人、兼一个通房丫头平儿。

        絮絮叨叨、有说有笑地谈了些家常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抵是贾琏说些外面应酬情况,王熙凤回些家长里短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夫妻早期的感情生活是很要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门当户对,天造地设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英俊,女人漂亮。

        原著中一回“送宫花贾琏戏熙凤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大白天的,也有情趣做那种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谈着谈着,两人坐到了床沿。

        平儿在北墙下整理箱柜,贾琏挑起凤姐儿的下巴。

        搂住她妖艳苗条的腰肢,往后斜躺,有意无意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今儿我在府外见到了瑞兄弟,说他们家甚是拮据。

        全赖学里太爷收些府上发的族学使费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瞧着可怜见的......你今儿可见过瑞兄弟没?”

        虽是以随意的口气问。

        贾琏的目光却死死留心着爱妻的表情、以及她接下来的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往前王熙凤管家,族中无论男女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都是大大方方应酬,不忌讳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贾琏这种口气,当然不使她疑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往常说话、找她办事的族中男人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行得正,坐得直,怕个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在这一点上,不得不说。

        王熙凤不管怎么害别人,感情方面她真对得起贾琏。

        诚如她那番自述:“我千日不好,也有一日好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封建社会的贵族很少有一夫一妻的爱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如海和贾敏毕竟是极少数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妻、还有妾。

        贾琏纯纯纨绔公子一个,感情上是不可能会忠贞不二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男尊女卑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倒是见过几次,不过他那人不见得如何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这家可不是我做主,要接济,凭你自己琢磨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熙凤不疑有他的说完,便沉默下去,心里泛起几分毒辣。

        暗恨道:“那个没人伦的畜生,还想要老娘接济?

        迟早叫他死在我手上.......他才知道姑奶奶的厉害!

        先收拾了贾琮,再收拾你贾瑞!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王熙凤不再管家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贾琏在外面的应酬,却一如既往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她直接推给贾琏,看着办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怜王熙凤并不知道,一向不会算计的丈夫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秋桐的挑唆之下,早已经先入为主地留心观察。

        贾琏见到王熙凤这副嘴不秤心的模样,好似是在想着什么心事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莫非是和贾瑞私会的腌臜事?

        贾琏脸色一沉,心里冷哼:她嘴上不承认,不妨却是露了馅!

        恐真有可能是红杏出墙!无耻的贱人!

        封建社会就这样子,男人外面怎么玩都没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女人一旦失节,就会被唾沫星子淹死。

        连很多封建女人都觉得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